荞麦印

一条很咸的鱼🐟
啥也不会
慎fo

随便丢两个摸鱼(。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二卷 · 第一章)

凉茶书屋: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原本的第二卷的内容有点卡文,结果正好碰上三次繁忙期,一下就停了好久_(:зゝ∠)_


*因为卡文就打算换一个世界设定。结果正好有一天点开了一篇所谓女强言情……差点把我恶心坏了……立刻就动笔写了这篇的设定


*因为设定想得很详细,这一章有很大一部分是设定,所以目前穿越以后的形象只有两位出场。这个世界里有两个人都是女孩子哦ww


*时隔这么久,恐怕都没有人看了吧qwq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二卷.“处理闯入者”


·


第一章.“澜朝”


·


传送大厅的某间小屋里,全员了结完在上一个任务的岚小队站在五扇光屏前,准备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惯常的操作过后,以往会直接将他们带到目的地的白光并没有亮起,反而是在眼前又浮现出一面光屏。原本已经准备好被传送的五人都是一愣,向眼前的新光屏上看去,却发现上面浮现出数张图片与密密麻麻的文字。二宫和也眯起眼睛,粗略地扫了几眼光屏,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资料?什么时候司里变得这么好心,还在开始之前就把相关资料提供了。”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时空修正司通常都不会在任务开始前就将相关资料提供给修正官,不仅是因为司内没有足够的文职人员可以为几乎不间断开始的任务提供资料,更是因为时空修正司时常在传送前都没有确定下修正官将要取代的躯体。


位面世界的本源一旦受损到需要修正司的介入修复,客观角度来说该位面世界就已经失去了掌控,无法以常理和逻辑去判断。原本遵照本源天道来说应该死亡的人可能还活着,而原本理应长命百岁的人却暴毙身亡,在混乱的位面世界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提前收集被穿越的躯体资料从根本上就是不可取的,因此往往修正司顶多给一点该位面世界的基础信息,其他的就全靠修正官传送后阅读被穿越者的记忆以及自行搜集的资料了。


然而这一次,修正斯却为他们提供了详尽的资料。从位面世界的势力分布资源现况,到每个人想要取代的人物的基本信息和人际关系等等,全部都一一列了出来,还图文并茂备有注释帮助理解,贴心得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事出反常必有妖……司里这是在搞什么鬼?”


樱井翔没有像队友一样第一时间发表疑惑。他细细看了几眼光屏上的资料,突然回想起近段时间听闻到的事情,连忙对其他四人解释道:“我记得之前有听说过,如果修正司在一开始就将资料提供给我们的话,说明我们要取代的人物还没有身亡。”


松本润一怔:“还没有死?但是一直以来为了不再加倍刺激世界本源,修正官都是不会直接传送到活人身上的不是吗?”


“常理来讲的确如此,因为已死之人的命运已经结束,我们的介入不会改变本源原本制定的命运,也就不会刺激到世界本源。”樱井翔伸出手指点了点光屏上的一行字,“但是如果目标人物的命格已经因为本源以外的原因崩塌了的话,那和死也没什么差别了。”


二宫和也闻言立刻反应了过来:“是近段时间据说暴增的那种情况——穿越者?”


穿越者导致的本源崩塌是近段时间来突然增多的情况。因为天道的意外穿越的灵魂本身对本源就是一种刺激,他们还往往喜欢做出违背常理的举动,对世界本源的破坏性极其强大。而且相比其他造成本源崩坏的原因,穿越者的存在要隐蔽的多。直到他们实实在在地开始危害位面世界以前,修正司并不能自动感知到他们的威胁。为了解决这种问题,修正司总需要付出相当一部分能量,调整时间线,让修正官回到事态严重前的时间,从根源处解决问题。也因此,相比其他的任务,修正司能够提供完善的资料。


相叶雅纪听着二宫和也的解释,不解地歪了歪脑袋:“穿越者?可是我们不就是穿越者吗?”


二宫和也抬手给了他一巴掌:“笨蛋,当然不一样。我们是为了修复世界的原本轨迹才穿越过去的,也不会做出违反常理的事情。但是这些穿越者可不一样。他们的目的都只是为了自己而已,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他们才不会理会呢。”


“为什么要做出那样的事情啊?”


“谁知道,一般不都是为了荣华富贵?或者美人江山?”二宫和也耸耸肩,扣起手指敲了敲每个人资料上都有的一名女子的图像,面无表情道,“这一次看起来,应该是收服天下美男的愿望吧。”


松本润抖了一下,感觉身上一阵恶寒:“逆后宫?虽然这种题材的少女漫也有不少好作品,但是现实中就有点……”


“哈哈,这还不是最震惊的事情。”樱井翔苦笑了一下,滑动光屏上的资料并停在了被他们取代的人物部分,“松润,我和你,还有相叶君。我们三人要成为的对象,也都还是这后宫中的一员呢。”


“啥?!”松本润哀嚎一声扑过去看资料去了,樱井翔笑着摇了摇头,又把话头转到大野智身上去:“话说要这次任务,智君可能是最重要的人物呢。”


“哈?”


从刚刚起就无所事事得差点睡着的大野智一脸懵逼。


·


一阵失神的黑暗过后,眼前的世界逐渐明亮了起来。


樱井翔眨了眨眼,没有直接起身,而是先激活了这躯体的大脑回忆一切细节。尽管这次任务前有提供相关资料,但是本人的记忆还是很重要的情报,是必须要查阅的信息之一。


等到记忆阅读完毕,樱井翔这才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视线所及的室内装潢精致但不奢华,每一样家具都是上好的原料与工艺,但房间内却没有什么点缀的小装饰,显得不那么有生气。樱井翔翻身下了床,候在门外的侍女旋即进门服侍他盥洗着装。几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围在身边上下其手的,樱井翔条件反射地想躲,但一想起自己在这世界的身份,只得忍耐着任由她们行动。


樱井翔所在的这具身体是一位少年,姓淳于,单字苍。在这个世界里,他的姓氏便注定了他无法像大部分人那样拥有普通的人生。


淳于,是这世界里盘踞东方的大国澜皇朝的皇姓。


淳于苍,他的父亲正是当今圣上,而他的母亲则是无名无份的小小宫女。他的诞生导致了生母难产,一出生便没了母亲。幸而本身那宫女也不算为人所知,所以皇帝便直接把他过继给了后宫的一位妃子。在所有皇子中他排行老七,既不是嫡出也不年长,尚还没有搅和进储君的暗潮涌动里。继母对他虽然没有多么亲密,但至少没有冷淡打骂,倒是给了他一段相比其他皇子来说平和淡然的人生。按照原本的天道命格,他成年后被封了王,留在京内当了个闲散王爷,娶了温柔的妻妾,有了几个可爱的孩子。虽可以说他碌碌无为一生,却也过得逍遥自在。


不论文武淳于苍都算不上佼佼者,为人虽温和有礼但同样相当平凡。他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便是那惊为天人的长相。当今圣上威武多过俊美,再则都说儿子像娘,淳于苍自然不是遗传自父亲。据说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宫女有着傲人的容貌,因此才能有幸被圣上临幸,又让淳于苍有了这样一张脸。


却也就是因为这张脸,才让穿越者到来后一见他便两眼泛光,迫不及待地把他划进了自己的后宫,毁了他原本安安稳稳的人生。


命格被毁,从天道的角度来说,淳于苍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略微在心里唏嘘了一下,樱井翔很快调整好了心理状态,开始为了任务思索起来。因为这一次资料早早就到了手上,大致的情况他们已经掌握了,所以在被传送前就已经定好了行动目标和方向。而现在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则是——


去上课(。)


没办法,毕竟再怎么说这也是他们这些皇子目前的头等大事。


·


从床上醒来,二宫和也阅读完身体的记忆后没有起床,而只是在床上翻了个个儿,让自己陷在舒适的床榻上。柔软的被衾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开来,二宫和也低下头,看着幅度圆润饱满的胸部无奈地咧了咧嘴。


楼子昕,当朝丞相之女,自小便因聪慧的头脑与过人的才华享誉京城,作为京内远近闻名的才女,其名声比自家兄长还要响亮得多。而作为嫡长子的兄长楼子书虽然从小就受到父亲的严格教育,才学见识也算得上不辱家门,但却一直没能表现出比妹妹更优秀的地方。随着年龄渐长,父亲对他也愈发失望,继而更为疼爱和赏识才华不减的女儿楼子昕。


这样的情况,楼子书的心里必然是不忿的。也许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楼子书面临选择家人还是他爱的那个所谓女人时,会毫不犹豫离开生他养他十几年的家庭吧。


是的,二宫和也取代的这位小才女的哥哥,也是穿越者的后宫之一。毕竟是一位书香气十足的温润美男,那穿越者怎么舍得放过他呢。


按照原本正常的位面天道,楼子书虽然才华不如妹妹楼子昕惊艳,但他勤奋刻苦谦虚谨慎,考得进士搏得官职后兢兢业业,终于靠着自己的能力走上了与父亲相同的高度。


然而穿越者的到来破坏了这一切。


那穿越者是投了京城一名门望族家夭折小姐的胎,前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这一穿越却给了她富饶的家世,高贵的身份,还有比前世美上数十倍的容颜。


同时还有惊人的吸引力。


依照资料来看,这穿越者收人的标准非常简单,就是外貌二字。只要是长得好看的,不管立场不论身份,她都要将人拉到身边来。照理说她一个世家小姐,家室再好能比得上皇家吗?容貌再美能美过天下所有女子吗?再则她是穿越来的,原身自幼学习的德言容功琴棋书画她是一头雾水,除了后世穿来的独特气质以外并没有什么傲人之处。就这样一个花瓶一般的女孩子,是怎么能俘获从上至下那么多青年才俊的心,还让他们甘愿与其他男人分享同一个女子?


那便是本源的扭曲导致的了。


钻了天道的空子来到这个位面世界,本源的扭曲使她这个异类拥有了某些违背常理的能力,其中最主要的便是扭曲他人的审美与情感,甚至是三观,尤其是异性。只要是她想得到的男子,几乎就没有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往日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纷纷抛之脑后,原本的满腔热忱一身抱负也统统忘却,整个人生只知道围着这个女孩子转,恨不得把心肝肺脏都掏出来给她。


那个好命的穿越者享受了,这个世界却遭殃了。


穿越者的后宫人数不少,不仅囊括了皇朝里的官二代富二代,江湖之中名门正派的少当家,甚至还有魔教圣子和敌国王子这种立场截然相反的存在。而其中最要命的,是身怀天子命格的当今太子,原本该成为大澜皇朝未来圣上的人物。


这样身份迥异的一帮男人,在澜朝势力范围内或外都不可能平等分享他们所爱的女人。澜朝太子和一干名门望族的继承人假死,带着一帮子心腹保护他们离开了国家,好自由自在地与穿越者一起生活。但穿越者自己并不喜欢澜朝以外的人文地貌,她更喜欢像在澜朝里那样的生活环境。所以为了创立出能够让他们尽情享受的完美世界,在穿越者的提议下,可以说是掌握了世间势力未来的男人们覆灭了几大国家和势力,让穿越者当了女皇,名正言顺地成为她的后宫。


狼心狗肺,荒唐至极。


回忆起资料上列举的种种细节,二宫和也脸上浮现出极度的厌恶。那几个敌方立场的人暂且不提,身为澜朝臣子,澜朝太子的那几个人,是要有多么的愚昧无知丧尽天良,才能做出冷眼旁观他人覆灭自己祖国,屠杀自己子民的举动。虽说其中很大一部分理由是因为穿越者自身携带的特殊能力,但那种能力也不是无懈可击的。若是他们本身努力,想要脱离穿越者的控制并不是不可能。


二宫和也记得来到这世界以前,最先阅读完资料的樱井翔为这一次的任务提出了两个阶段的目标。因为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是阻止生灵涂炭的发生,以免导致对世界本源的重大刺激,所以首先要确保的是避免澜朝覆灭,世间几大势力接连倾倒,穿越者成为女皇的事态发生。因此,一,在事态尚未严峻前使穿越者的后宫们回心转意,至少要包括澜朝太子在内的重要人物,稳住局势后抓捕穿越者。二,若这些人执迷不悟,则由他们来选择和拥立能够胜任的新帝,而不是资料中记载的那位被临时推上来的小皇子,以避免将来可能开战的那天,国内却没有相应的实力迎战。


指定的计划中首先是要试图阻止那些人,但二宫和也可不觉得那些人能这么简单地醒悟过来,第一个目标想的挺好,执行起来十有八九是要失败。


所以,这次的任务果然还是要看利达的了。


想到资料上标明的大野智执行任务所用的身份,二宫和也忍不住笑出了声,皱起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卧室外服侍的侍女听到他的声音连忙进来,伺候他起床更衣。二宫和也看着那些侍女捧着的轻纱绸缎忍不住想要翻个白眼,但为了任务却不得不忍了,只好暗暗咬着牙从床上下来,抬起玉脂般白暂细腻的双臂,让侍女们为他穿上繁杂的衣裙。


上一次是病弱小孩,这一次是女人……他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


他也想穿个将军什么的爽一把啊!


·



【轰出/MHA】虚拟恋人

*轰总视角 轰→出
*ooc注意
*有私设
*住校之前的时间设定
*推荐bgm:郭顶-水星记
————————————
    。
    还是如往的一天,清晨的空气带着还未褪去的凉意钻到人皮肤里。天空泛着鱼肚白,一抹淡淡的月轮还在地平线的不远处,时间好像慢到无法察觉。轰焦冻踏进了校门后,学生们热闹的欢声笑语才把他从身后的时间里扯了出来。

     “啊!轰君!”身后是熟悉的声音,轰焦冻心里轻轻一颤,回过头看着对方:“早,绿谷。”   身后的太阳在一瞬跃出了地平线,阳光轻轻的洒在绿谷的身上,对方的笑颜都带上了一丝丝的金色光芒。轰焦冻眼里被阳光充满,看着这样的绿谷,心脏似乎被一只手狠狠的揪住了,回过头等着对方跟上自己的脚步,听着绿谷在自己身边分享一些事情,并不准备插嘴,只带着点点微笑倾听着。“啊,全是我在讲……很抱歉,轰…同学!” 绿谷伸手挠了挠头发,有些局促的道歉,轰焦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两人进了教室坐下,等待上课。

    课间的轰焦冻并没有找同学聊天的习惯,只一个人在座位上发着呆。“最近x公司出的新游戏真的好棒!”是芦户。  “对对!居然还可以选择类型对象,太心动了吧这也——!尤其是配音,戴上耳机听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只看见校服在那边手舞足蹈,应该就是透了,丽日也凑过去,兴致勃勃的跟着加入话题:“是叫什么的来着?虚拟恋人的吗?”  “对对!可以自由设定对方的各种数据呢!就是太贵了……宣传片看的让人好心动……” 芦户一脸可惜,握紧手,叹了一口气。上课铃响了,丽日似乎想买那个游戏,带着思索的表情回到了座位上面。 轰则坐在位子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

     “笨久同学!一起回去吧!”丽日抓着书包跑到绿谷身边,稍稍抬头看着他。绿谷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结结巴巴的答应了,走在后面的轰焦冻忍不住抓紧了双手,抿嘴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然后在分岔路口和两个人分别——虽然没有说上话。
     到家后,轰焦冻拿出手机,点开了浏览器,迟疑了半天还是输入了 虚拟恋人 四个字。    过了一会,轰放下手机,躺倒在床上,愣愣的看着房顶,房间里的空气都缓缓沉淀了下来,屏幕上显示着支付成功几个字。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

       几天后。

       轰焦冻房里突然出现一阵音乐,然后马上就消失,慌张的插上耳机后,松了一口气的轰拿起手机,屏幕上是一个男孩子笑得十分灿烂的样子,上面还有两个选项,他似乎被这两个选项困住了,轰焦冻十分困扰的在两个选项之中纠结着,听说这个选项是十分重要的,会影响到将来的结局。
     耳机里流淌着舒缓的音乐,配上精美的游戏画面,轰焦冻沉迷游戏已经有好几天了,而设定出来的对方的样子,和绿谷有七分相似。
      手指在空中停留半晌,点向了“如果你喜欢,我会一直陪你。”的选项,另一个选项轰焦冻觉得太露骨了,不能让绿谷觉得……
       啊。

       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这个虚拟角色当做绿谷了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

       另一个选项是,请和我一直在一起吧。

       陪伴的选项,结局是两人渐渐的生疏,最后不再联系,获得结局:最熟悉的陌生人。
        轰焦冻握紧手机,脸色很差,屏幕跳出了是否重新通关的选项,他点了否。
        查攻略是不是能拿到好结局……轰焦冻心里想着,点开了浏览器,搜索一番,几乎所有的攻略都是说,最后的选项要选择的是一直在一起的那个,这样会拿到好结局,然后通关,才能观看特典结局。
        轰焦冻不甘心。
        很不甘心。

        -tbc-

        开 开坑了
       希望能多多跟我交流啊;;;;;

*兽耳 颈带注意

涂涂三个小天使!!
不知道是什么的paro
悄悄蹭个tag了

【轰出/MHA】闲暇时光的活动

*摸鱼
*ooc肯定有
*就是想写一下手忙脚乱的小出久和特别宠的轰总……

   。
   还是一样的天气,阳光暖暖的洒在大地上,也钻进了绿谷的房间里。  稍稍有些耀眼的阳光将绿谷从睡梦中喊醒,缓缓的起身打了个呵欠,转头看了眼床头的钟,绿谷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完了啊啊啊!糟了糟了糟了!迟到了!心里大喊着,声音像钻出了脑海直接冲上了云霄似的,窗外的鸟儿都跟着飞了起来。

   绿谷猛的起身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抱起往厕所冲去,手忙脚乱的拿起杯子里的牙刷,牙膏胡乱的挤上去就往嘴里一塞,捡起裤子就往腿上套去,空出一只手来草草的刷了牙,含着水将衣服套在头上往下一拽,“噗”地把水吐出来。松松垮垮的裤子就要掉在脚边,两只手扯着裤边一提,快速的将扣子扣好,袜子也来不及从衣堆里捡出来,光着脚啪嗒啪嗒的就往门边冲去。
    在客厅的绿谷妈妈听见脚步声急忙跟出来:“出久?休息日你要去哪里呀?” 绿谷急急忙忙的把脚塞到鞋子里,脚尖点了点地面,抓起包来不及回头的对着身后的妈妈说道:“今天和同学约好了要一起去超市的!!妈妈我先出门啦!” 说完便冲出了门。

    轰焦冻在七点半的时候到达了超市门口,到现在等待绿谷出久已经有了一个小时,看着毫无动静的聊天窗口,轰焦冻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天气也因为时间的推移渐渐有些热了起来,不过这对于轰焦冻来说也不算什么,自己拥有的个性可以随意调节体温。 算是锻炼自己的个性吧…轰焦冻在心里想着。神游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是绿谷回信了。“非常抱歉!轰君!我不小心睡过头了……马上赶到!” 轰焦冻似乎能看到对方慌张的表情,眼神都忍不住变得柔和起来,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敲着:“没关系,我也刚到。过来的路上小心点。”  按下发送键,轻巧的把手机放到了口袋里,站在阴影处静静的等待着绿谷。

    刚到而已。轰焦冻忍不住笑了笑。

    绿谷拽着书包带在路上狂奔,大口的呼吸让嘴里残留着的牙膏味凉飕飕的,连着喉咙都有些刺激。 不停的闪避着行人,一头卷发也跟着动作飘来飘去,直到看见了站在树下的一抹显眼的红白,才稍稍安下心来。 跑到对方身边,撑着膝盖大口喘着气,抬头看着对方抱歉的笑了笑:“轰君……真的很抱歉!我睡过头了……” 轰焦冻看着绿谷,汗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晶莹,忍不住抬手给对方拭去额头的汗水:“没关系,我刚到没多久。要休息会吗?跑的很厉害。”  轰焦冻的关心忍不住让绿谷红了脸,对方自然的动作也不好让自己发出什么反驳的声音,直起身来摇了摇头,笑嘻嘻的回道:“没关系,我们进去吧!超市里肯定开了冷气的,慢慢走就好了。”  轰焦冻点了点头,和绿谷一起走进了超市。

    “说起来……平常也没有见轰君吃过什么零食呢……”绿谷推着推车走在各个货架之间,抬头四处张望寻找自己心仪的东西,轰焦冻跟在绿谷旁边,听见问话回道:“啊,因为也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所以就没吃。” 转头看见货架上印有欧尔麦特包装的零食,伸手拿下来放到推车里。  绿谷抬头捏着嘴唇思考了一下,转头问道:“那有什么不喜欢的东西吗?”  轰焦冻被绿谷捏起的嘴唇吸引了注意力,轻飘飘的回了一句:“啊……也没什么特别的……”  绿谷点点头:“那我来帮轰君选一点特别推荐的吧!”  轰焦冻看着对方的脸忍不住点了点头。

——
   爽一把就跑了 嘿嘿
   还真是流水账了_§:з)))」∠)_

【山组】花火


#山组  现代公司上下属paro
#食用愉快(›´ω`‹ )

    。
    某建筑物最顶层。
    樱井翔开门就可以见到办公桌前背对着门口的老板椅,出于礼节还是对着前方微微的鞠了个躬,进门转身将门轻轻带上,理了理手里的资料站定在办公桌前面。“社长,这是今天宣传部整理出来的资料,请您过目。”将资料放在桌上,稍稍后退了一步,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回音。“……” 空旷的房间内回荡着的只有不远处墙壁上嘀嗒响着的钟表,和似有似无的呼吸声。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樱井翔无奈的叹了口气,慢步走到那老板椅前面——果不其然,社长大野,在椅子上睡着了。

     樱井翔扯了扯领口,正想将椅子上的人喊醒,目光轻轻掠过对方熟睡的脸,不由得稍稍愣住了。

      落地窗的窗帘并没有拉上,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斑驳的光影在对方脸上浮动,睡着了显得格外安静的社长,也没有了平常严肃起来不易近人的感觉,软软圆圆的脸颊上,因为光的原因,似乎肉眼可见的绒毛在发着淡淡的光,细细的眉毛也没有皱起来,闭上的眼睛之前,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了淡淡的阴影,挺立的鼻梁也在暖色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怜人,薄薄的嘴唇因为唇膏的缘故显得晶莹剔透……          樱井翔不由得暗暗吞了口口水,本就生的好看的社长,安静下来竟然如此耐看……心里胡乱的思绪占据了樱井翔的心头,手甚至不由自主的伸向了躺着的人的脸颊……  “……!”  差一点就要触到对方似乎软乎乎的脸颊,樱井翔突然惊醒,触电似的收回手,心里暗骂自己,咳了两声,轻轻将这位社长推醒。

     “社长,给您送来了宣传部的资料……”有些心虚的樱井翔不敢直视大野智的眼睛,对方明显有些疲倦的声音响起:“知道了,麻烦你了。” 樱井翔微微鞠躬,正准备出去,却被喊住:“樱井,再帮我泡杯咖啡过来。”  应声出门,逃跑似的快步跑到茶水间,樱井翔靠在墙上,双手交叠盖在自己脸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办公室内拿着资料查阅的大野社长,早已变得双颊通红,嘴里暗骂着盯着看那么久的某位樱井姓先生,也深深的叹了口气。
     两位似乎是双向暗恋的先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  结果变成了这种痴汉小大的感觉…我真的是个红担啊!摸个鱼 嘿嘿

涂了个粉嫩嫩的轰同学🌸
随便摸的衣服 嘿嘿

颤抖)没有马克笔的下场就是这样的 但是还是忍不住放上来了!
啊!再也不上色辣!
悄悄打个tag了

今天的摸鱼!
还是出久小天使x

悄悄的放一个摸鱼……
出久小天使;;
真的是太可爱了qqqqqq